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作者: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 来源:未知 2021-09-10 22:10   阅读:

《方圆庵记》宋元丰六年(1083)四月九日,杭州南山僧官守一法师到龙井寿圣院辩才住所方圆庵拜会辩才,二人讲经说法,谈古论经,十分投机。为此,守一写了《龙井山方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《方圆庵记》 宋元丰六年(1083)四月九日,杭州南山僧官守一法师到龙井寿圣院辩才住所方圆庵拜会辩才,二人讲经说法,谈古论经,十分投机。为此,守一写了《龙井山方圆庵记》一文,以示纪念。此碑由米芾书。原石于北宋元丰六年(1083年)刻。书法腴润秀逸,乃米芾"集古字"时期佳作,多从集王圣教出,颇有可玩味处。

这件书法作品是米芾的一件非常经典的作品,也是米芾最贴近王羲之书法特点的作品。

《方圆庵记》释文:杭州友龙井山方圆庵记 天竺辩才法师以智者教传四十年,学者如归,四方风靡。于是晦者明,聪者通大小之机,无不遂者。不居其功,不宿于名,乃辞其交游,去其弟子而求于寂寞之滨,得然而不蔽翳,四顾若失,莫知其乡。逡巡下危磴行深林,得之于烟云,仿佛之间,遂造而揖之。法师引予并席而坐,相视而笑,徐曰,子胡来,予曰,愿有观焉。法师曰,子固观矣,而又将奚观。予笑曰,然。法师命予入由照阁经寂室,指其庵而言曰,此吾之所以休息乎?此也窥其制,则圆盖而方址。予谒之曰,夫释子之寝,或为方丈,或为圆庐。而是庵也,胡为而然哉?法师曰,子既得之矣!虽然试为子言之,夫形而上者,浑论周遍非方非圆,而能成方圆者也!形而下者,或得之方,或得之圆,或兼斯斯者,而不能无悖者也,大至于天地,近止乎一身,无不然。故天得之则运而无积,地得之则静而无变,是以天圆而地方,人位乎天地之间,则首足具二者之形矣。盖宇宙虽大,不离其内,秋毫虽小,待之成体(身本),故凡有貌象声色者,无巨细,无古今,皆不能出于方圆之内也。所以古先哲王因之也,虽然此游于方之内者也,至于吾佛亦如之,使吾党祝发以圆其顶,坏色以方其袍。乃欲其烦恼尽而理体(身本)圆,定慧修也德相显也。盖溺于理而不达于事,迷于事而不明于理者,皆不可谓之沙门,先王以制礼乐为衣裳,至于舟车器械宫室之为,皆则而象之。故儒夫冠圆,唯能通天地人者,真儒矣。虽能理事一如向无异观者,其真沙门欤意!人之处乎覆载之内,陶乎教仕之中,具其形,服其服,用其器而于其居也,特不然哉,吾所以为是庵也,然则吾直以是为蘧庐尔,若夫以法性之圆,事相之方,而规矩一切则诸法同体而无自位,万物各得而不相知,皆藏之不深。度而游乎无端之纪,则是庵也,为无相之庵,而吾亦将以无所住焉!当是时也,子奚往而观乎理圆也,语方也,吾当忘言与之以无所观而观之,于是答然隐凡,予出,以法师之说授其门弟子,使记焉。元丰癸亥四月九日[ ]日峰守一记

不二作此文成过,予爱之因书。鹿门居士米元章 陶极刊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
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关键词: 寒假假期总结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: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,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,谢谢。
当前位置:纪实故事网 > 故事讲述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上一篇:热忱
下一篇:没有了
米芾行书《方圆庵记》相关文章